热点推荐词:

常见问题

曾经喜欢过我的男同学安排坐在一桌

文字: [大] [中] [小] 2017-07-27 18:13     浏览次数:     

 
初一晚上在尖沙咀还有花车巡游,世界各地的花车聚集在百家乐群这,表演者一路上载歌载舞,也成了本地人跟游客喜欢的一个节目。
 
 
 
还有的是初二晚上在维多利亚港的烟花汇演,也有成千上万的市民游客一早争着去百家乐群占个好位子观赏。
 
 
 
还有很多的新片上映,可以趁假期去百家乐群电影院松弛一下神经,消磨一下时间,也是很多人的选择。
 
曾经喜欢过我的男同学安排坐在一桌
 
有这么多好节目,可我偏偏都提不起兴趣,“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一个城市的过客,没办法融入到那种欢乐的气氛中去百家乐群,有的话也只是一瞬间的。
 
你又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我呢?
 
“我后悔当初没有去百家乐群找你,就那样一走了之,
 
你知道吗?这十八年来我几乎没再来你住的镇上,
 
这里对我来说是伤心之地,
 
少年轻狂不懂事,不懂爱,
 
经过岁月的磕磕碰碰才渐渐明白。”
 
 
 
在对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是一种幸福;
 
在对的时间里,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悲伤;
 
在错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是一种叹息;
 
在错的时间里。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无奈。
 
席慕容的话里究竟我们是属于哪一种呢?
 
我是我,你是你,错的是时间。
 
曾经喜欢过我的男同学安排坐在一桌
 
经过一番促膝而谈,
 
我的心情渐渐变得欢愉,才敢大胆地望着你,
 
昨天还显得陌生的脸变得亲切了,
 
反而为刚才的梨花带雨觉得有点失礼,连声对你说:
 
“我只不过一时感触,过了就没事的,
 
会好的,你不用担心!”
 
 
 
后来,你们仨一起送我回去百家乐群,
 
车不能直接开进来,停在小巷口,
 
你要送我到家门口,我拒绝了,
 
一个人很快地跑进了漆黑的小巷,
 
到家门口了,我朝着亮的方向望去百家乐群,
 
心想你一定还站在那里吧。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百家乐群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百家乐群,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永远不会再重来,
 
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
 
 
 
不知谁家飘来刘若英的歌声
 
 
 
   我喜欢吃面食,三五天就不想吃饭,那就要花点心思,煮粉炒面呀,或是弄点家乡小吃的。前两天,儿子ricky对我说:“妈咪,我有点想吃寿司了,麻烦你可不可以...,呵呵呵。”“小子,我可以say no吗?”我嘀咕着,ricky不喜欢出去百家乐群吃,说在家有质量保证哦!用惯了我这免费的保姆,被我惯的嘴有点刁了。
 
 
 
    寿司这东西,别看它小小的一块东西很容易,其实有很多琐碎功夫要做的,每次都要花很多时间去百家乐群准备。首先需要买专门的寿司米煲成饭,这过程要添加寿司醋,等饭凉了再用竹简捏出一团团的饭,这个步骤最考功夫,因为太用力捏得太实了,硬了就不好吃,太松了又会散开了,到这时候你还真想花几个臭钱干净利落地去百家乐群外面吃一餐,怪不得我听说很多厨师在自家是不下厨的!(竟然够胆拿自己跟厨师比,羞不羞呀!)后来我索性简单化,用韩国紫菜(我觉得韩国紫菜比日本的寿司紫菜好吃)直接包饭团吃,就少了要捏饭粒的步骤,轻松不少,再准备一些喜欢的材料,比如烧鳗鱼,鱼籽,日式蟹柳,日式带子,酥肉松等等,也可以包一些小卷,除了上面的那些材料,还可以放上切成条的青瓜(洒一点炒香的白芝麻),芒果条,香肠,点一点加了芥末的日式寿司豉油,哇!yummy!呷一口冰冻绿茶,此时付出的努力换来轻松的享受,再看看ricky的满足样,也毫无怨言了!
 
 
 
    这门手艺是我以前在一家日式寿司刺身店工作学会的,现在在家也派上用场了,可就是辛苦了我的双手,高兴的是家人,呵呵...
 
   
 
    题外话:今天这个话题男同胞肯定没兴趣看,可能就算勉强看了两行也想跑了,我说你呀可别跑得太快了,跑快了你就亏了,现在入得厨房出得厅堂的不只是女人,男人也要学学哦,有时用来哄哄对方或是家里的小孩,也是一种乐趣兼情趣。人家说会下厨的男人不会坏到哪儿去百家乐群,不过这辈子我是碰不到了,所以唯有自己勤补厨艺,满足满足自己的这张馋嘴巴。
 
 
 
    昨天在报纸上看到有一位日航酒店的糕饼总厨发表了甜品寿司拼盘的做法,抄下来共同分享:用荔枝,西柚及芦荟当作鱼生,放在椰浆饭上,椰浆饭是先用椰汁,冰糖煮甜度适中的糖水,用它取代清水煮寿司米,然后的做法跟我上面说的一样,只是不用紫菜包着,因为紫菜味咸,与椰香味不合,什么时候我也要试试这新鲜玩意了。
 
 
 
 
  四年前的某一天,
 
我们在相隔十八年后见面了,
 
从知道即将要和你见面的那一刻开始,
 
一颗心就象湖水泛起了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是紧张?抑或兴奋?或许是两样掺杂着。
 
 
 
那天是大年初二,
 
我对着镜子精心地打扮了自己,
 
里面穿一件短袖的黑色高领毛衣,围一条暗紫色的毛毛披肩,
 
下面配一条格子A字裙,脚蹬黑色长靴,
 
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长大衣。
 
 
 
我记得负责聚会的那位同学是这么安排的:
 
从午餐开始,然后茶会,晚餐,接着卡拉ok,
 
我来到了指定的地点,相当兴奋!
 
与阔别了十八年的同学握手,拥抱,寒暄,
 
这种感觉至今想起来仍觉得非常美好。
 
 
 
我——见到你了,
 
说真的,我不敢太大胆地望着你,
 
只是时不时地用眼角扫一扫你,
 
发现你不是以前的你了,我又岂是原来的我?
 
 是的,十八年了,能不变吗?
 
 
 
不知道他们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
 
把你,我,还有一个据说是曾经喜欢过我的男同学安排坐在一桌,
 
虽然你就坐在隔壁,可是我们并没有什么交谈,
 
只是很客气地互问对方的近况,
 
对于这样的见面方式,坦白说我有点失望。
 
 
 
几杯酒下肚之后,
 
有些同学拿我们开玩笑,
 
我淡然一笑,说:“十七八岁,谁没有情窦初开的时候?”
 
转眼十八年过去百家乐群了,可以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吗?
 
可以不提以前吗?提起,心会很痛...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