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词:

常见问题

从字里行间看出稻草人是个善解人意

文字: [大] [中] [小] 2017-07-27 18:14     浏览次数:     

 
 
  又说网友从字里行间看出稻草人是个善解人意
      本是为了轻松一 昨天有个好友对我发起了聊天请求,这位好友是我刚刚加进来的,一般地对完全没有文字交流的新朋友,我会采取“我在忙”拒绝聊天,可是对方却连连发出一大段字,我实在有点接驾不住,今天就想写从字里行间看出稻草人是个善解人意下这段文字,说说我在QQ上遇到百家乐群的既好气又好笑的经历与好友分享。
       
        我上QQ有一年多的时间,开始只是方便跟远方的亲人聊天,还有更多的是看新闻,并没有空间。
 
       慢慢地加了几个好友,跟好友聊天,通常是友问我答,因为我几乎没什么想要问的,内容可以归纳如下:(一)“在干吗?”“在看新闻”或是“在跟家人聊天”“啊?(对方带着诧异地)”“没错,看新闻,有什么不对吗?(我更诧异地)”“上QQ不是看新闻,是为了什么呢?(这个倒是我提出的疑问)”他们的答案是:“聊天”(二)“你几岁?”(三)“哪里的?”(四)“做什么的?”(五)“孩子几个?多大?”(六)“家里是做哪一行的?”等等,对这些查户口式的问题,可怜的小女人竟然幼稚得一一回答,虽然答案有时一天一个样,但觉得总比不回答的好,怕被人说不礼貌,反正他们只是要个答案,是真是假谁去追究?所以那段时间的QQ聊天很无聊,倒是觉得提高了我的耐性,因为每次都是忍着性子回答完那些提问。后来索性写上了真实资料,再有好友问以上的问题,就告诉他:“麻烦去我的个人资料那看看,那里写得清清楚楚”。哎!这何苦呢?对着一个陌生人,说真话又觉得没必要,怕受到百家乐群不必要的伤害;说假话,那不更累了自己吗?上网本是为了轻松一下,如果要带着面具,可不是我想的哦。
 
       后来我才发现了空间的存在,让我找到百家乐群了“避难所”,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聊天了,我四处去朋友的空间溜啊转的,选择了一些喜欢的空间,在这里我衷心地谢谢加我为好友的友友们!虽然有时我笨拙的评论跟你们的文章格格不入,有时甚至词穷写不出评论,可我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不准笑!)。在友友的空间里,从每个人的文字中了解你们,比以前那种单调的聊天(其实我不想称之为聊天)了解更多,得到百家乐群更多。对于很多还没聊过天的友友们,可以从你们的文字中读出对你的敬佩,对你的欣赏,甚至读出人生哲理,这些都是我的收获。在阅读友友们的评论跟回复时,感觉就像在跟朋友聊天,特别有几位被我看了你们玉照的,更多了份亲切,多了份真实。
 
        不过总有一些不那么愉快的事发生,有些不值得一提的就不说了,说说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
 
       (一) 前不久,刚加了个好友,对方马上发起聊天,第一句是这样的:小女人,你是人家的二奶吧!我顿时火冒三丈,第一时间就想点叉,然后拉黑,可是我觉得这样做未免太便宜他了,正在我想的时候,对方又打了一行字过来:因为我觉得小女人就是二奶的意思。嘿!乖乖,你还跟我解释呢。我也立即打了一行字过去送给他:你的嘴巴这么臭,是吃大的吧!(对不起了,各位友友们,虽然知道这东西很不雅,可为了效果,请忍受一下哦),然后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拉去暗牢叫他坐一辈子的监,才出了口气。网上交友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看来你连这最基本的道理都没搞明白,我真替你担心!好好回去学学再来网上转吧,不然我怕你迟早出事!小女人虽然个小,可也是顶天立地的小女人一个!不跟你一般见识。依旧坐不更名,行不改姓,继续用小女人这三个字行走网上,虽然这个网名不够优雅,不够诗情画意。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二)还有一个也是新加的,刚刚硬着头皮跟他说完“你好”之类的,就问我:“你知道香港有六合彩吗?”一股反感涌了上来,我说:“知道,又怎样?”对方又说:“你帮我把某某期的六合彩资料发给我。”呵呵,还真够老实不客气的哦!你这么不客气,我又何须跟你客气呢,我说:“朋友,这关我什么事呢?”后果不用我说,大家都猜到百家乐群了吧。
 
       (三)回过头来说说前面那位吧,我估计他打字的速度一分钟有一百以上吧,不断地字从屏幕钻出来,还夹着一些图片,然后又把我的个人资料里写的搬出来,问我是真的吗?我根本来不及回复,说心里话,我也根本不想回复,就等着看到百家乐群底有什么下文,果然对方开始不客气了,“你高姿态吗,。。。不善聊天不代表不会聊天,。。。藐视人吗。。。你不说,咋能沟通呢”,天哪!我招谁惹谁了?!谁要跟你沟通呢?!网上朋友有几个亿,个个上网的目的不同,你空虚你寂寞,你也要对号入座呀,我绝对相信你找得到百家乐群跟你有共同语言的网友!聪明人不会强人所难,你这么做有意思吗?遇着这样的人,也只能当笑话一样一笑而过。
 
       (四) 还有一个,这位朋友比较单纯,一开始就问我:“你很象外国人。”我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方继续:“你的头像啊。”我才恍然大悟!“你真抬举我了,朋友,”哈哈,我忍不住笑起来,她可是我的超级偶像,好多人心中的女神——奥黛丽赫本,是我冒昧地冒犯地用了她的相片,你不认识她不要紧,可你总不能认为如果我有她那样的长相还有空跟你聊天吧?一下子我就没了聊天的欲望,对方说:“怎么不理我呢?知道你们香港人看不起我们大陆的”,哪!就这句我不跟你解释不行,我怕你误会而打击了你的自信心,对你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就尽量解释:“朋友,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香港回归祖国已经十二年了,咱们都是中国人。”看!还上起了思想教育课,累啊!对于好友,我很少特意去记是哪个省份的,大家都是同一天空下的弟兄姐妹,来自五湖四海,相聚在网上,就算不是好友,你来过我的空间,已经很有缘分,何必在乎我是谁呢?
 
       值得高兴的是现在多了好友,有的甚至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美妙。也多了点跟好友聊天,这是一种出自内心的,感觉自然的交流,每个字每句话都会记在心里,虽然聊天次数不算多,但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淡”字包含了真诚与默契,真诚而不虚伪的友情。一句问候,一个表情,已经足矣!就让一切尽在不言中.(写得太长了,想删掉一些,又觉得漏了什么)
 
     
 
      从字里行间看出稻草人是个善解人意
 
    昨天,约朋友去茶楼喝茶,见她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个保温壶,就问她这干什么用的,朋友说等下去探望她的母亲,要买点粥带过去,我说: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吧,朋友说好。
 
        朋友就跟我聊开了她的母亲,老人已经八十八岁高龄了,本来跟朋友的弟弟同住,由于前年摔倒了,一直行动不便,朋友的弟弟又经常离开香港,照顾不便,就把他们的母亲送进了私营老人院,朋友就几天一次去老人院探望她母亲,其实香港很多这样的老人,因为后辈多数是双工的,在照顾起来时间上有困难,也并不是个个有能力请得起外籍佣工,加上普通民众的居住环境并不宽绰。后来老人病倒了,连走路也变得困难了,要做轮椅,老人院的伙食不对老人的胃口,朋友就要天天去了,带点她母亲喜欢的食物。
 
        我们茶楼出来去粥店买了碗瘦肉粥叫服务生把粥装进保温壶,因为老人一次只吃一小部分,一壶分开几次才能吃完,我就去旁边的水果摊想挑些水果给老人带去,正想要些富士苹果,美国加州无核提子跟日本水晶梨,这时朋友过来了,她制止了我,说她母亲的牙齿差不多掉光了,吃不了这些,我说:那你挑吧。她拿了新会芦柑和香蕉,我问她:就这些能行吗?朋友说:等下你看了就知道了。旁边卖水果的阿姐也说:没关系啦,礼轻意重嘛。
 
        朋友就带我来到百家乐群一座唐楼(比较年久的,只有几层没有电梯的楼叫唐楼),一进去感觉就不好,楼梯很窄,很难走,到百家乐群了二楼,我们按了门钟,有人出来开门,我跟朋友进去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去老人院,那种情形吓我一跳,环境不那么好,用木板隔开的一间间“房”,只到百家乐群胸前的高度,可能方便老人院的工作人员可以毫无遮拦地看到百家乐群每个老人的情况,朋友把我领到百家乐群一台电视机前,有几位老人在看电视,她对着一位老人说:我的朋友来看你了。我连忙上前:“婆婆您好啊,我是卿姐的朋友,来看您啊,您老人家好吗?”老人望着我,嘴巴一直在动,好像在咀嚼什么似的,只发出“嗯嗯”声,朋友说她母亲耳朵聋了,说话也含糊不清,看着老人那张布满皱纹的脸,瘦骨伶仃的身躯坐在轮椅上,我一阵难过,强忍着泪水,一下子明白刚才朋友叫我不要买那些水果的原因。趁朋友在喂她母亲吃粥的当儿,环顾了四周,每一间“房”都放着两张窄窄的单人床,旁边各自放一张小柜子,床底也放着杂物,多是一包包的尿片(这儿的老人多是行动不便的),突然朋友的母亲叫着:“痛啊,痛啊。”朋友问她哪里痛,老人象是想要起来,朋友忙叫姑娘(一种职称,她管理着老人院的几个打杂阿姐)过来帮忙,把老人推到百家乐群床边,搀扶着到百家乐群床上去,检查着身体,听朋友说是屁股痛,哎!整天不是躺就是坐,屁股又没肉,不痛才怪。一会儿老人又叫着:“痛啊。”这下是胸口痛,终于我流下了忍得很辛苦的泪,朋友笑我说:“傻女眼浅,老人家就是这样子了,没办法,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我再看了看其他的老人,有的在睡觉,有的在看电视,有的就这么坐着,目光呆滞。我想起了我的至亲至爱的奶奶,泪水止不住地流,朋友说忘了买爽身粉,我说让我下去买,赶紧擦干眼泪就去附近药房买了一瓶强生爽身粉上来给她,朋友帮她母亲搽身,我对她说:这里的环境不好哦,就一直在这住?朋友说以前在另一间,但是她母亲脾气大,说那间的姑娘对她不好,执意要搬,这样的环境一个月也要五千多了,现在已经在轮候政府的老人院了。我知道政府的老人院环境会好很多,但是僧多粥少,有的需要几年才能分配到百家乐群。老人们就这样慢慢等着,有的等到百家乐群老去还没分到百家乐群...
 
        后来回家了,我跟Ricky说起这件事,我一副可怜样地说:“人老了到百家乐群那种地步,很可怕,很悲哀,我怕老了也成了个在老人院度过余日的孤独老人。”谁知这小子故意跟你开玩笑,他说:“妈咪,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做个孤独老人的。”上半句听了怪舒服的,接着又来了:“最多让你做个美丽的孤独老人,哈哈哈。”我作状打他,他在我肩上拍了拍,“你想有机会做个那样的老人,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的。”哼!先听着吧,我知道养儿防老这句话已经不适用这个时代了,其实要说哪个时代都不适用,我们还是靠自己,年轻的时候努力工作,好好攒钱,让老年生活可以好滴!
 
    前几天,想去网友稻草人的空间转转,就把鼠标一指,“没空,不玩了”几个大字贴在门前,吃了个闭门羹,打道回府,顿时心生纳闷,事前没听说有什么动静啊,怎么说不玩就不玩了呢?本来还想写个心情半开玩笑,说:寻找稻草人,没写成,他倒回来了,有新作,赶紧过去看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前两天关门大吉是因为回老家,这次上来是要跟网友道别,等过年了再上来看看,这段时间要好好工作,还有他本来是早起锻炼的,也因为上网误了,我看罢,心里难过。
 
      
 
       其实跟稻草人的认识只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吧,也只有一两次的聊天,还是前不久刚开始的,因为我不惯对着一个陌生人聊天,起码在各自的空间留下评论混熟了再说吧,何况我加好友的原意只是想上空间看看友人的文章,当然我那乱七八糟的文字看不看也罢,看了那是实在委屈大家了,有时一看哪个的QQ亮了,想过去打个招呼,可又怕“你好”之后就没了话题,屏幕两边会陷入尴尬的境况,所以就没有主动去跟网友聊天,我在这向各位网友说声对不起了!哎!扯远了。话归正题,跟稻草人聊天的过程中,他对私人的问题总是点到百家乐群即止,不会做进一步的询问,不会象那种查户口似的询问真讨人厌,所以感觉很好。还有啊,他问我叫我什么好,我说就小女人吧,他说:我看了你的相片,不叫小女人,叫小女孩吧。哎哟!那个美啊!就快奔四的我赶紧照照镜子,有人叫我小女孩?管他是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照单全收!嘻嘻!他的空间更是我欣赏的,主要是写实的,空间风格跟他的名字一样,带点田园气息,记录身边周围发生的一些芝麻绿豆的事,全在他的笔下很生动,再加上他亲自照的一些相片,很配合主题,从字里行间看出稻草人是个善解人意,风趣幽默,知书达礼的人,小女人甚是敬佩!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